鲑鱼

最近沉迷音乐剧,爬的太远,努力回来

随时拆逆,重点在逆,喜食互攻
戳雷勿fo

Hal中心

法罗朱2018 China tour
dancer意大利组

我还没爬(完全不信)

狐狸与兔子

占tag过删
印了一点点无料,主要是自己印着玩的(毕竟丑)
4.30黑帽子加蓝色魔声耳机欢迎来换
大家蹦迪开心呀

【环太平洋】【一代粮食】蓝色尽头

notes:好像是2刚上映那会儿的脑洞,今天把它填了,极度ooc的主观产物,梗来源微博,应该很多人都看到过,关于Raleigh最后怎么样了。我没看过2,我朋友看了,大概给我讲了讲一代角色的情况,我也不会看2。但我还是喜欢这个故事的。

summary:平淡结局



蓝色尽头


        最开始是突如其来的眩晕。

        Raleigh扶着门框微微摇晃了一下,可能是坐久了,他想,也可能是气温骤降引发的感冒。香港是多雨潮湿的,但亚热带季风气候下,它的温度比阿拉斯加要暖和不少——这也是他重回阿拉斯加需要适应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是冬天了,又是冬天。窗外风疯狂的呼啸着,雪也飘得洋洋洒洒,他扭头,一位趴在他窗后偷窥的年轻人被抓了个猝不及防,只好红着脸向他摆了摆手,扬起一个露出八颗牙齿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官好!”他隔着玻璃听到年轻人有些模糊却掩不住兴奋的声音,然后那穿着防寒服的深蓝色影子就这样一蹦一跳地跑远了,愉快的空气快要从窗户缝溢进他的办公室。这是这个月的第三次,每次都是不同的人,可能实际上被他发现的目光只是冰山一角,那些灼热的视线,来自刚刚进入这个领域的男孩女孩们,带着他们迫切的渴望和难以抑制的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才28岁,说真的,算不上老,但竟然已经比后辈们年长了这么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头疼,是微微的抽痛,猎人们或多或少都会留下点这样的毛病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Mako也在电话里向他抱怨过失眠的事情,日本姑娘给他看明显的黑眼圈,然后用更多的化妆品去遮掩那些阴影,接着如数家珍地报告着穹顶的重建状态,情况已经越来越好了。讽刺的是,在战争结束的现在,他们反而收到了一笔稳定可观的资金,曾经能停三十台机甲的大厅正在重现它往日的辉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推开公寓的门,手上抱着购物袋,歪头用耳朵和耸起的一边肩膀夹着手机。“Max最近找到了他的小女朋友,乖狗狗,他现在见到我眼神都不分半个啦!”Mako还在说着,Raleigh想象了一下Max满嘴哈喇子追着另一只小型犬在基地里乱跑的样子,还有一个穿着作训服的澳大利亚青年气急败坏地跟在后面跑,不禁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他眼前一黑,再醒过来时购物袋里的食物滚了一地,而自己趴在门口的地毯上,身后门还敞开着。手机甩出去老远,掉在了餐桌下面,他爬过去捡起来,听到Mako在另一边慌张地呼喊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嘿嘿,我没事!”他只好提高音量安慰他的搭档,“我绊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按照Mako的意见,他要增强身体素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再亲临前线让他减少了锻炼,Tendo前两天嘲笑了他越来越不明显的肌肉线条,并对自己婚后生活带来的幸福啤酒肚感到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姑娘的事?”Tendo嘿嘿地笑,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意有所指地捏了捏,“Mako还在香港,你跑回阿拉斯加做什么?这边又不是没有负责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 Raleigh哼哼了一声,把Tendo的手甩下来:“朋友,别想东想西,你现在看谁都觉得应该谈个恋爱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拜托,一开始我以为Chuck能把Mako追到手,后来我又觉得你胜算更高,结果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个能追到Mako可是不是你说了算的,”他哈哈地笑了,“Mori小姐大概谁都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啊,”Tendo撇嘴,“大家都看得出你们这对英雄搭档是金童玉女诶,知道有多少人等着婚礼消息上新闻吗?”

        Raleigh摇摇头,这会儿他们已经走到要分别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Newton怎么样,他还在出鼻血吗?”

        Tendo也知道他在转移话题了,他停住脚步,不再追究地顺着回答:“好多了,Hermann负责报告他每天的精神状态——也就是,永远都在发羊癫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第三次毫无征兆地倒下后,Raleigh终于决定去医疗湾看看。倒不是说他没把事情放在心上,只是实在也没有担忧的必要,如此近的距离接触高强度辐射,后果是不言而喻的,没有人提起不代表他不会记得。

        现代科技已经在末日战争的逼迫下发展到一个崭新的高度,人们创造了自己的庞然大物去对抗未知世界袭来的巨兽,然而还是有一些问题,是二十一世纪的科学也无法解决的,比如挽回一个驾驶员的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 Raleigh接过了自己的诊断书,很平静地离开了诊室,他打开手机看了看排在日程安排上的一些工作项目,决定还是在阿拉斯加继续待下去。一位年轻的学员经过,停下来向他行礼,他点点头,手里仍拿着那张薄薄的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不太确定现在这样的情况,能与谁分享,对Mako和Tendo两位生活终于步上正轨的人来说来说未免有点残忍,而Newton与Hermann,大概会为了拯救他疯狂地投入到科学研究中去,然后大惊小怪地搞得人尽皆知,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事。这边的同事、下属和学员——估计会更难接受吧,特别是那群不及二十,一腔热血的姑娘小伙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当他的兼职秘书,一位在训女孩小心翼翼地问起医疗记录的事时,Raleigh不可避免地慌了一下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可以告诉我们的,长官,”她说,“您不是一个人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离现在的世界太远了,那些熟记的人,大多留在了过去,留在了太平洋。


        Raleigh又在阿拉斯加的岗位上工作了一个月。期间接到了Mako语气不佳的电话一通,忍受了Tendo全天候的尾随数日,很幸运没有被千里外的Newton打扰,或许Hermann有好好管住他的通讯设备,其他的一切照旧。

        疼痛大多数时候是不可预判的,突然出现,没有固定的时间也没有固定的身体部位,尖锐的痛或者隐隐的钝痛,即便是药物也无能为力。这时候,每次变天肩膀上会酸胀抽搐的旧伤就显得无关紧要起来。他还做梦,夜深人静的时候要么在头疼要么在做梦,总之脑子一刻也不愿意停下来,光怪陆离的场景不断出现、扭曲又消失。梦里经常能看到那些逝去的人,他想念他们,是的,但他也没有太难过。现在除了Yancy,他还偶尔能看到将军,以及很多时候,Chuck。Raleigh试图在梦里告诉他Max找到了他的灵魂伴侣并且生了一窝小狗仔,那群巴掌大的小狗狗在穹顶里横冲直撞,代替他成为新一代霸王。

        Chuck挺得意的,翘起一边嘴角露出标志性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次你带他们过来,五只……五只呢!我还没摸过,这怎么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关于辐射如何影响了他的脑子,Raleigh也不是很清楚,他知道自己是在梦中,又觉得所发生的交流非常真实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治疗,前世界英雄表现得不那么热衷,用他的逻辑,这实在是太浪费了。浪费时间,浪费资源,总之没有太大的意义,他也不愿意在理疗床上一躺就是一整天,从太阳升起到太阳落下,接受各种奇奇怪怪的器械的摆弄。

        Herc代表官方告诉他,政府要求我们尽最大的努力来救你。

        Raleigh表情怪异地笑了笑,虽然知道不合适,但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说:“现在,我竟然有些想念你家的小混蛋了,有他在大概一切会有趣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救不救也不能他自己说了算,被强行送进重症监护室的人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一天的半夜里,当Mako和Newton偷偷摸摸地溜进来时,Raleigh正和莫名其妙的胸闷感对抗,他说不清哪里堵得慌,反正喘不上气来,也没睡着,这时一束光顺着打开的门缝漏进来,接着出现两颗熟悉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来帮你越狱了!!!”Newton压低声音说着,努力在安全的音量里表现出他的兴奋劲来,“Hermann不愿意被看到,他说这太蠢了,不过他在外面守着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 Mako帮着Newton把他架起来,Raleigh突然感觉胸口不那么难受了,或许是躺的太久让他不舒服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被安置在轮椅里,Mako推着,Newton在前面放哨,三个人像来违法犯罪一样小心翼翼地溜了出去。知道他们坐上车,确认“安全”了,Mako才正过脸给了他一个狠狠的拥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轻点,你要把我勒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他还担忧了一下让Hermann这位腿脚不便的高度近视者开车所存在的隐患,很快他就不操心了,难得头不疼也没有梦,Raleigh在摇摇晃晃的轿车上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再醒来时天已经亮了,车在海边开,Raleigh转了转眼睛,听到副驾驶坐的Newton正发出睡眠时沉重的呼吸声。开车的已经换成了Mako,Hermann坐在他边上,用PAD翻一些他看不懂的文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Hermann,”他试着说话,声音低沉又沙哑,“Newton还在流鼻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叫的人动作熟练地掏出纸怼到前座人的鼻子里,又拆了湿巾给他擦下巴和脖子上的锈红色血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真的没事吗?”Raleigh轻轻地问,一方面不想吵醒睡的很熟的人,另一方面他也没力气说的更大声。

        Hermann抿了抿嘴,说:“我希望他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开车的Mako只是用笃定的语气说道:“他会没事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你们也不知道要去哪,是吗?”他们又开了一会儿,Raleigh说道,“Newton饿了,我听到他的肚子在叫,我们停一停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四个人把车停下来,他们晃醒Newton,在海边找了块还干净的沙滩坐下,Mako翻出准备好的三明治,在递给Raleigh的时候犹豫了一下。“我不知道你能吃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重要的是我想吃什么,”Raleigh伸手接过曾经习以为常的食物,他闻到酱汁的香气,也有了些食欲,“谢谢,我很久没吃到三明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安静地吃了这顿饭,阳光很好,Mako提出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晒晒太阳。Newton刚才睡了太久,于是只有他在海边走来走去找事做,在他捡了几块奇形怪状的贝壳回来时,另外三个都惬意地闭眼躺在沙滩上。Mako和Hermann的胸膛微微起伏着,Raleigh停止了呼吸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最后没有领到处分,大概也没有人有资格给予他们处分。只是还有太多的工作要做,Mako在终于打开手机后接到了一堆消息轰炸,她赶着回去,新项目开始了,需要她的参与。分别前她叮嘱Hermann说,如果Newton出了什么问题,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她。Hermann点头。


【夜灯】【语c】99天贺存档

#Day 99#

这是一周以来经过的唯一一个建设了信号站的行星。


绿灯戒之间实行无障碍全息通讯,但从手机转接的私人信息还是需要一些助力。进入网络覆盖区的一瞬间,戒指的绿光开始疯狂闪烁起来,大量未读消息一条条往外跳,看得人不禁眼花。


没有水电物业费的拖缴通知,因为上个月终于成功变更了住处(虽然也只是走个形式),告别了一个人的单身公寓。吉姆发了两张哈罗德参加橄榄球比赛的照片,并代为转述男孩的愿望“哈尔叔下次一定要来看我的比赛!”。


“我为他骄傲,吉姆,也为你。”我回复。允许哈罗德成为学校橄榄球队的一员,或许是吉姆十年来作出的最勇敢的决定——事实证明,男孩是位有天赋的运动员。


联盟的报告是已经被分拣过的,杰西卡挑了比较重要的事件信息发过来,西蒙则报告了2814扇区的一些日常。他已经开始接管比地球更辽阔的辖区了,还处在接受惊喜和惊吓的阶段。


迪克的信息,相比之下,并不是很多。他抱怨了一次供暖故障的问题——我猜这已经解决了,然后是一张超市采购的照片,带着戒指的左手拿着一瓶果酱,“西柚酱,新口味。”……大概很酸。


还有一些来自费里斯航空的官方邮件,下个月有一次重要的项目展览,卡罗尔希望我回去参加。不出意外,应该是可以的。


我不确定迪克那边现在是几点,但通话已经先一步打了过来。


“嗨。”我说。


“哇,”他在那头有些惊喜地喊了一声,“我没想到你会接。”


“是你运气好,”我笑,“刚找到信号站,消息还没看完。怎么,来查岗?”


他也笑了,气息大概喷在了话筒上,传过来噗噗的声音:“你猜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

“什么?你终于决定洗衣服的日子吗?”


“不是,它们为了等你正在筐里发酵,”我不是很信,“结婚,99天!你不知道?”


“哦,哦……”我顿了一下,“我不知道你还过这种……纪念日?”


“哈哈哈哈,”标志性的笑声,“不是我啦,芭芭拉给我安了个app,今天突然跳出来,吓我一跳。”


“那怎么办?给你补个蛋糕,99天快乐?”我装作很为难的样子。


“这个不重要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
“快的话,后天。”


“行,衣服留给你了。”


“你不是认真的吧……?”


——他挂了。



 @假舟 给我的蓝鸟

@影透 这个朋友昨晚诱拐了我……抛下作业选择了脆皮鸭艺术

只参考了服饰,还有自己魔改,与神话设定无关,也没有剧情和脑洞,瞎几把画,让bug飞

打tag令人紧张……